迟到的明信片

现在我已经高二了,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初三、高一的时候是怎样托付英语老师或者英语实习老师们帮我邮寄信的;我还清晰地记得,我英语老师笑着说我还在这email横行的年代,却还在用“snail mail”;我甚至还记得,我仍然是找英语实习老师,寄出了可能是这辈子我感觉最蛋疼的明信片——从12班寄到3班(注意是真的在邮局那边过了趟的)——50米,一个星期——[……]

阅读全文

又临高考 与 我的12班教室

2012高考

2012/6/5

六月五日也是重庆大轰炸的纪念日,每年这天,大概上午10:30的时候,就会拉防空警报。

又临高考,要上屠宰场的人们怎么可能淡定?

就在4日的时候,就传闻西师附中的高三的人们就在飞教辅、书籍了,B中在5日,10点下课大课间的时候,猛然,高三全盘沸腾了。

先能听得到一些歌声,接着,有起伏的喊起了“高三,雄起”,再后来,一摞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