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明信片

现在我已经高二了,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初三、高一的时候是怎样托付英语老师或者英语实习老师们帮我邮寄信的;我还清晰地记得,我英语老师笑着说我还在这email横行的年代,却还在用“snail mail”;我甚至还记得,我仍然是找英语实习老师,寄出了可能是这辈子我感觉最蛋疼的明信片——从12班寄到3班(注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