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玩游戏的日子(冰布子的非洲日常2)

以前总觉得任天堂在网络方面做得很烂,丝毫没有作为“现代游戏机”的“感觉”;但当XBOX和PlayStation上各种3A游戏首日更新动辄几十GB、实体盘游戏也需要安装占用大量机身硬盘空间的时候,突然又很感激这家京都老字号:因为任天堂平台的游戏绝大部分仍能插卡即玩。而这种“原始”的方便已经在其他平台上越来越难找了。

先阐明:非洲绝对不是适合玩电子游戏的地方。

如果你要在非洲玩游戏

马拉维和乌干达都是能在“全球最不发达国家”中能排的上号的地方,那么电子游戏这种“比较现代的娱乐方式”代价必然及其昂贵:一台PS4 Slim至少需要2500元人民币,而游戏的价格就更加离谱,折算人民币后至少需要550甚至600多元一张,而且几乎所有的游戏价格都一样(哪怕有的游戏本身官方指导价要便宜一点),因此就有比较奇怪的现象:Swtich的《古惑狼赛车重置版》和《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价格完全一样,要知道前者的指导价应该是39.99美元……

虽然流通的游戏大部分是欧版,但实际上那是中东版,有欧版PEGI标是因为大部分游戏公司的中东地区是规划到欧洲分部的,且游戏塑封大多都有伊斯兰文。我一度认为这离谱的价格就是中东货源导致的。

XSX已经接近6000了

就算是在非洲发展比较好的国家加纳,到电子游戏方面也不太乐观。不管是游戏还是游戏机硬件都一样贵,唯一好处是这里能更快买到新产品。Xbox Series X发售还没两周,我竟然就在首都阿克拉电子产品店里看到了XSX现货售卖,但是要价6000人民币,十分感人。

至于电脑就更不要提了,因为在非洲这些国家售卖的整机或笔记本的配置在我们都非常“畸形”:落后2~3代的轻薄超级本低压处理器、清一色HDD硬盘、1366*768的分辨率…且价格并不便宜。攒机?华硕的GTX1060显卡价格是3696元人民币,国内炒RTX3080的奸商看了都直呼内行。——因此,在加纳你能买到的性价比最高的电脑其实是MacBook Pro,因为这里的价格比国内更低。

离谱的显卡价格

顺便一提,在发展较好的加纳,首都阿克拉的普通工人每个月工资大约只有600~800塞地(约700~9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当地普通人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碰到这些东西的。

有了游戏和游戏机,在开玩时免不了联网(尤其是现在的那些“现代游戏机”),然而遗憾的是不论是宽带还是移动蜂窝网络,花费都不低。更可气又可笑的是,有的地方宽带还不如4G靠谱:时不时直接断掉,但4G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难看出,能在非洲玩上电子游戏的家里条件都不会差,不过条件不好的也可以去游戏店按小时计费玩PS4,而玩的最多的必然是FIFA,像极了以前国内的PS2游戏店。

说实话 村之间踢球能兴奋成这样 FIFA卖的不好才有问题

——事实上在二手交易网站上挂着的PSV或者PS4基本都带有FIFA,看来黑叔叔们对体育游戏情有独钟。

在非洲玩游戏的日子

因为工作性质,我是在项目上住的,在马拉维的时候,项目本身就身处偏远地区,4G信号时有时无,必须要把手机放到特定的位置才有稍微稳定一点的4G开热点。就算能解决信号问题,网络费用是完全躲不了的:马拉维的运营商TNM手机流量最低价格都是10元/GB,如果要下载点什么东西的话,只能包价格浮动制的最低7元/4GB限2小时的套餐。得亏我当时只带了台2DS(和后来找人捎来的3DS),系统或游戏更新都不算问题,但那些想玩PS4或XBOX的恐怕流量费都能买好几张正价游戏了。

马拉维的项目条件很艰苦,不过还好下班后基本都不会有什么事情,除了规划好流量看一两集动画外就是拿着3DS玩了,有时候工地事情不多就把3DS带上,中午的时候玩玩,逆转裁判和大逆转裁判都是我在摸鱼的时候通的。

布兰太尔的一家电子城

月末时,我们会去大城市布兰太尔逛逛。那里的电子城其貌不扬但东西还不少,除了贵了小一千的PS4之外,居然还有卖new 3DSXL而且1350元价格还算可以(看来他们不怎么玩3DS)。

调到乌干达后情况就好一点了,项目营地信号好,流量价格便宜了一半(5元/GB)有的同事甚至晚上会顶着200ms的延迟玩欧服英雄联盟。因为4G用户少(大部分当地人都只有个传音按键机),因此就算是蜂窝移动网络的NAT类型都可以直接玩P2P游戏,晚上下班时我就会经常玩Splatoon2而且匹配超快。不过毕竟只是4G网络,掉线少不了,我排位的段位也一直停在了A/A+(当然也有我的水平问题)。顺带一说,在乌干达,交话费的时候还需要缴纳聊天税,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离谱最奇葩的税收项目。

在乌干达我也难得的见到了一些专门卖游戏的店(其余的都是电子产品店,从来没见过只卖电玩的,虽然价格都一样贵),那里竟然还有全新的欧版宝可梦黑白限定DSi卖,不过1500的价格还是劝退了。

900多块钱的XBOX手柄(马拉维)

到了2019年末,2020年初,我又调到了加纳,这里条件是目前我常驻非洲的这三个国家里面条件最好的,也终于,项目上都买了4G公共WiFi,虽然还是需要节约点使用但终于不像以前那样拮据了(毕竟那会儿我看个动画都得省着盘算),而且信号也多多少少得到了点保证还省了个开热点的设备。

以前总觉得任天堂在网络方面做得很烂,丝毫没有作为“现代游戏机”的“感觉”;但当XBOX和PlayStation上各种3A游戏首日更新动辄几十GB、实体盘游戏也需要安装占用大量机身硬盘空间的时候,突然又很感激这家京都老字号:因为任天堂平台的游戏绝大部分仍能插卡即玩。而这种“原始”的方便已经在其他平台上越来越难找了。——这就是我这两年来对任天堂主机的最直观的感受,而且NS还把便携主机带到了新的层次,这很好。

虽说Switch可以直接使用自带的屏幕玩、不需要显示器,很适合我这种工作情况,但有个大点的显示器终归还是更好。好在加纳这里还是能创造点条件用大屏幕。今年(2020)年初的时候,项目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直接把食堂的电视搬到了寝室,还顺便买了个瑜伽垫,晚上还能跳一下《舞力全开》活动活动,垃圾宝可梦剑盾也是在这里通关的。

后来我到了其他项目,碰巧有闲置的显示器。虽说是16:10的比例,画面必定会被拉伸且只有DVI、VGA接口,但总比没有好。于是擦干净显示器上的灰尘后我跑了很多家电子城问有没有HDMI转DVI线,落空后偶然去了躺名创优品(没错,加纳有名创优品,而且还有两家)竟然还真给我找着了,于是配合我买的JBL蓝牙音箱和AUX线,我在非洲的Switch体验增强套件总算齐活了。虽说有公家的显示器借来用,但我还是考虑以后买台便携显示器带走。毕竟之后能不能用都说不准,但这事只能等回国后再说了。

今年工作上的事情多且杂,心态越来越糟糕,所以玩游戏的时间(或者说想玩游戏的时间)不算太多,通关的没多少。

年初的时候,我没管住自己的手买了宝可梦剑,和网上说的一样烂于是通关后就再也没碰,DLC买了至今都没玩,直接丢下去玩《马里奥疯兔:王国之战》了。说实话Switch上的这作疯兔真的是非常优秀但就是不火(因为我在鼓楼150块钱买的),其实质量相当优秀好玩:看起来不太正经但实际上需要动点脑子才能玩好,过场卖疯卖傻做的非常有趣有意思,虽说游戏类型都不一样,但真的比宝可梦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另一个让我失望的游戏是《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一方面是本身我自己就很期待,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从DS开始玩动森系列的玩家来讲,NS版这一代只能算一个阉割版:前作开箱就有的功能缺失(南岛、二手店等)、没有联机小游戏(本身动物之森系列联机就占较大比重,结果现在联机小游戏没了,去朋友的岛就只能到处转,非常无聊)、强推根本就不方便的DIY系统,以及前作的各种问题和希望改进的地方新作一个都没改(如整理背包),少了以前那种真正悠闲游戏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多了手游的意味,虽然现在很火,但我直接默默地买了NGC版的动森e+。

最近因为想尝试点新游戏所以买了《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和《妖怪手表4++》,前者虽然我不是格斗游戏玩家,但也能觉得非常上瘾(只要不上线玩);后者则就是最纯粹的无聊了:整个妖表4充满了毫无必要或者说想办法折腾人级别的跑腿,剧情逻辑也很糟糕,战斗系统乱七八糟,让我这个玩过妖表1还乐在其中的人都有点受不了了。
今年圣诞和元旦假期整整有十天,我想我应该大部分时间都玩大乱斗去了。

其实我还是希望哪一天我可以不用再在非洲玩游戏了,尤其是在发生如今年疫情的各种事情之后。包括但不限于:工人、中方员工确诊却不停工,丝毫不关心确诊人员,国内管理层只顾着推责,等等等等。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