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这三年

不知不觉就大三了,也是我一个人去北京旅行的第二年。在石家庄念大学,出去玩,个人而言第一选择不必说就是北京,而不是石家庄这个看起来有点没有“特色”的城市。

于是我在这两年断断续续地,利用每个学期内的节假日在北京四处走。现在我甚至觉得在北京我都比在石家庄熟路。

也就是这两年,我从一个人背着包四处游荡在景点渐渐到在北京认识了不少朋友,能结伴同行,去约饭、一起出去玩。

两年了,我还是来总结个流水账吧

UPDATE(11.12):没想到我居然洋洋洒洒写了一万多字…看来我这几年过去还是蛮充实的嘛(笑)


第一年(2014):一个人的旅行

14年一个人在北京旅行就只有国庆节的那十天。

虽然我知道国庆节的北京肯定是挤的要命的但是在14年也就是我大一时候的国庆节假期还是直接去了北京。14年国庆和中秋假期一起放,我们学校放假整整10天,我也在北京呆了整整十天。住在姐姐家。

国庆放假那一个周五我就买了高铁票跑去北京,我姐让我先去崇文门找她去那儿吃饭,北京西站过去不可避免坐二号线,可怜的我第一回坐环线就给坐!反!了!不过,在北京第一顿是黑松白鹿,还是赚到啦!

圆明园 西洋楼遗址,拍摄于14年10月
圆明园 西洋楼遗址,拍摄于14年10月

那时候我住西苑,不用说,第一站就是颐和园。那时候其实还没有真正到国庆假期所以人并不是特别多,但是第一次体会到北方的秋的我真是在昆明湖边儿被冻得个半死。中午被在北医三院上班的老姐叫去牡丹园吃海底捞——嗯,达成成就 在北京吃重庆火锅,传说中的海底捞服务真的很好,当然排队也是感人,第一次见到吃个饭跟银行排号似的(第一次去大都市的土鳖),唯独可惜的是,海底捞的味道,也就那样吧

那时候我在北京认识的人不多,要说还在联系的那只有一个小学加初中同学阿江,这家伙在北京的中国公安大学上学,苦逼的是一来就高强度的军训一个月,连北京城区都没去过。于是他出来的时候提议去天安门,嗯,十月一号的天安门…更傻逼的是,我明知道能从中山公园穿过去但还是去天安门排队了,整整用了一个半小时!真的是非常非常混乱、拥挤,安检机也被挤得晃来晃去,安保人员还不得不给扶着。不过还好没迟到,和阿江在中山公园见面。

中山公园 拍摄于14年10月1日
中山公园 拍摄于14年10月1日

还好中山公园人不多——不,应该说人非常少,虽然到了午门则是另一个极端,看着进故宫的队伍就非常非常吓人。于是我们俩放弃进故宫,继续横穿去参观太庙,之后阿江提议去军博和世纪坛,晚上想吃涮羊肉,于是我们俩坐着挤得不能再挤的北京地铁一号线地铁去军博。那时候军博还在大修,只有一小部分旧军械摆在外面。而空旷的世纪坛应该算是假期整个北京,人也非常少的地儿?顺便一说,有时候世纪坛的展览还是很不错的。晚上则是在附近找了一家涮羊肉吃,俩人竟然吃了小三百(要知道今年我和其他3人约涮羊肉一共才吃了240),估计都饿疯了吧(笑)。可惜的是,这家伙也就只能出来一天,警校太可怕了。

要说14年国庆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当然就是国家图书馆了,没记错的话我去了三天——一天“参观”,一天泡在书里,第三天天则是去旧馆的典籍博物馆。嗯,这也是国庆在北京,人很少很少的地方了吧。

国家图书馆的自习厅,真的好想在这里上自习!
国家图书馆的自习厅,真的好想在这里上自习!

其实一个人去玩,时间长了也会感觉无聊啦…

大概是国庆假期的第9天吧,我决定去鸟巢看看。碰巧我看着国家会议中心有漫展,IDO8,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的我竟然在北京,还一个人去逛了次漫展!(嗯,也算达成了另一个,很无聊的成就吧 笑)而且,我还不是空手而归的!还带着个大号颜文字,回中关村,面基……现在想起来好像还是有那么些耻度的?


第二年(2015):很高兴认识你们!

其实之前我有点想把15年元旦假期放进14年的总结的,不过又想了想,我好像还真的是15年年初才开始接触了在北京的小伙伴。15年开年开了个好头呢。

啊对了,好像就是这一年北京地铁就不再是全程2块钱了啊!

元旦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面基

上大学第一年跨年是在北京。那个时候我存了几个月钱买了一台二手3DS和宝可梦X,终于可以去联机啦!

在北京的口袋妖怪NF群的好友曼曼约着去面基,综合我和她的地理位置,最后选择在中关村和海淀黄庄玩。因为是PM同好所以中午约饭的时候当然也不忘一起玩宝可梦——这还是我第一回真正意义上和别人面连,非常非常激动。

鲜鱼口 拍摄于15年元旦
鲜鱼口 拍摄于15年元旦

面基过后,我的几个大学同学也来北京了,因为当时是我帮着他们定的在前门的酒店,而我也没去过前门,于是我提议他们去逛一圈。我是早早的就从海淀黄庄到了前门,不过那几个没坐过地铁同学竟然不会换乘地铁!而且…还坐反了二号线,而我还无奈地,在寒风中,在正阳门等了快两个小时。和同学一块儿逛了逛前门、鲜鱼口之后我就回西苑去了。

第二天我姐带着我去了军都山滑雪——这辈子第一回滑雪。好吧我承认我是去摔跤去了,刹不住就靠摔嘛…而且我乘缆车还都是能摔下来的。更别说滑雪板朝向不对就直接给滑下来了…很刺激但是摔下来更爽啊!——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南方人没事儿滑什么雪。

回学校之后,我问那几个来北京玩的同学玩了啥,答:基本啥都没玩成。所以这第二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个计划出去旅什么游。可惜班里大部分同学出去旅行基本都这样,也是这之后我也再也没去过班级的出游和一些同学出去约着的旅行了。

清明 小安 樱妈 还有帝都的聚聚们

第二学期的一个节假日我也去了北京。大概在15年寒假的时候我认识了小安,这回去北京就约好去雍和宫和国子监玩和面基了。可惜那天一早身体不舒服,第一回面基迟到了很久…

孔庙 拍摄于15年清明
孔庙 拍摄于15年清明

那时候小安还没有3DS,虽然没有联机不过依旧玩的很开心!在雍和宫、国子监参观一圈之后小安拉我进了樱妈的Z吧群,碰巧樱妈几个正要在东直门约饭,于是我俩也一块儿去,第一回见到了樱妈,气合,杀君小武,也就是这一回开始我终于认识了更多帝都的聚聚,也有幸能和他们熟悉起来。那次在东直门吃的牛舌,还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樱妈的明信片还有闪光(白化)冰布!还有气合聚聚提供的神兽(们),那天还凑了不少图鉴!

雍和宫 拍摄于15年清明
雍和宫 拍摄于15年清明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一起约饭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九月初 朝阳门 胡同 每年在北京都会淋一场雨

第三学期还没开学的时候,我提前了10天也去了一次北京。

同时我姐告诉我,她从西苑搬到了朝阳门,是个很方便的地方(终于不用坐4号线到西苑,然后去枢纽站在寒风中等半小时到马连洼的公交车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更倾向于坐公交、或是暴走而不是乘地铁出门了。

晚上吃了还不够?去东四M记啊!再从东四四条穿回去就行了!

晚上去北新桥吃?走过去啊!

想去景山看风景?走过去啊!

想去王府井APM?走过去啊!

想去南锣鼓巷?穿两条胡同走过去啊!

以及我姐:其实你还可以去工体三里屯啊朝阳公园也是不错的。

这一段时间我真的非常非常能走,一天走个二十公里,一言不合走纵跨二环也是能干出来的。以至于到了第二年(16年)没去约饭的时候我也会时不时暴走一次。

北大红楼 拍摄于15年9月

当时正好是反法西斯抗战胜利90周年,附近地铁也暂停运营了,所以那一天上午我只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过我还是定好了下午的规划:走一部分皇城根遗址公园(从沙滩路口东到王府井),在沙滩参观了北大红楼之后从五四大街南下直到长安街再从王府井北上。那会儿阿江也在北京,那家伙前几天跟我讨论日料,闲来没事儿我也在逼乎看了看相关文章,正巧王府井APM有一家逼乎有人提到的丸龟,于是那天晚上我跑去那儿尝了一次乌冬。真是物美价廉的地方!

北京二中@史家胡同
北京二中@史家胡同

第二天我还是在王府井附近,不过这回主要是在灯市口了,在老舍故居停留了一会儿后,正没啥事儿就突发奇想地决定去逛胡同——因为以前我还没正经逛过呢。碰巧我走的第一条就是史家胡同,更没想到这小小的胡同竟然还有一个博物馆……

第三天,阿江也来北京了,俩人就约着去国博,晚上去西单。国博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那一天,也是我第二次参观也依旧没有走完。不过更惨的是当我俩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两人都没伞只能非常狼狈地跑出去、排队进地铁站,然而那时候天安门地铁站人都巨多,也排了很久的队才艰难地进去了,感谢公交卡,不然我们估计还会耽搁更久——而且这时候我和阿江都被淋湿了,耽误太久的话没准儿我和他都得感冒。因为大雨,我和阿江不得不终止之后的活动,他回大兴我也回朝阳门了。

击鼓说唱俑 于国家博物馆

而且就是从这次开始,我好像每年在北京都得至少挨淋一回雨。

之后两天还去了次鸟巢的北辰和小安去玩儿,嗯,这次的目的是拷贝图包。

15年9月初的那次旅行的倒数第三天,我决定暴走纵跨半个二环,于是午饭过后坐着公交车到文津街那个北海公园门开始往北走,过什刹海,参观了宋庆龄故居,再从后海北沿过去穿过西海一直走到了积水潭。说实话我真喜欢北海和什刹海的风景,尤其是夏秋看着湖可真是不错的光景,如果什刹海人不多的话那就更棒了(实际上在北边人还真的不多呢)。不过西海就显得无人问津了,感觉和后海完全是两个格局。积水潭那边还有一个郭守敬纪念馆,可惜那天正好周一没能参观。

另外,由于上面的暴走,在那次旅行的倒数第二天,我在家里累得睡了一天。

珍爱生命,量力暴走!

第三年(2016):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从15年末到16年初,这段时间应该算是我自己的低谷期。要说去散心,最好的办法当然还是去走二环和去景山了。尤其是大二第二学期,几乎每个月都去了一次北京。与此同时,因为15年的铺垫,今年在北京认识并熟悉了更多人,终于是可以经常约约约了!

总而言之,这第三年在北京非常有趣!

元旦 聚聚聚会 性别还真的是迷

16年元旦依旧是在北京过的,在那之前通过图鉴企划又认识了猎君和白金聚聚。正好元旦那天樱妈问我来不来东大桥约饭,没想到这次过去竟然就遇见了图鉴企划的聚!聚!们!(因为我是全企划里面唯一一个不会画画的)而且还收到了贺年明信片。然后就去芳草地的胜博殿一块儿去吃猪排了。这次约饭应该是帝都群里人来的最多的一次,大概有十多人,一起在胜博殿的大桌子围了整一圈真是壮观呐。另外,胜博殿磨芝麻真够费力的(笑),但是胜博殿猪排真是好吃!

暴走二环路过的西海
暴走二环路过的西海

从胜博殿出来之后我们一行人在东大桥的蓝蓝路联机起来了,还见到了猎君,嗯,我又一次被以为是女孩子了。果然在社交网络上性别都是迷吗…

元旦这次唯独可惜的是我的卡带中没有对战精灵所以没能和大家一起联机,倒是玩了一下午的Picross和Pokemon Shuffle这俩垃圾游戏。

虽然这个时候还和帝都群里的聚聚们还不够熟悉,不过,这个元旦是个好很好很好的开端。

什刹海
什刹海

元旦的第二天又见到了阿江,和他夜游了南锣鼓巷和荷花市场,一路聊着人生,嗯,主要还是感情方面的。冬天的什刹海还是挺漂亮的,另外,在那儿滑冰真够贵啊。

清明 和旧友最后一次在北京

还是去散心,清明节一放假我就买了高铁票往北京去了。这会儿阿江告诉我他想休学,我当时说到时候一块儿出来聊聊吧,地点定在前门杨梅竹,不过会面的地方却有意定在了北海北门——没错,又是一次暴走。我和阿江一路南下,穿过北海公园,从府右街穿过去一路往前门走。依旧是一路上谈着人生,在下午总算是到了杨梅竹——这个还挺文艺的小胡同。铃木食堂虽然就是一个普通的日料小餐厅,但是开在杨梅竹的这一家真的挺值得一去,可惜排队的人一直很多。

前门 杨梅竹
前门 杨梅竹

而铃木食堂对面有一家名叫Soloist Coffe的咖啡厅,据说来头不小,店里装潢也显着一股复古的味道,我和阿江在这家咖啡厅聊了很久,又在制定之后的计划。阿江这时候想到了一个馊主意,去五道口。

这就是我第一次去五道口,以及第一回在西直门那该死的、长的不能再长的换乘站换13号线。其实到五道口第一感觉我有点懵:为什么这儿会这么乱啊?!然后跟着那个来五道口一看就不是想干正经事儿的阿江去北语打望。另外,北语那个食堂也太吓人了吧!那么几层楼我还以为是教学楼或者图书馆!结果,是!食!堂!

——其实那时候我俩还想去看看北大的(没错,这么两年我还真没去过那地儿),可怜的北京大学被各个旅行团整得太惨了,以至于学校对外开放只到下午5点!“MD我还不如去北师大啊”阿江这样说到。

这就是我和这位旧友在北京的最后一次小聚,顺便一提,高中毕业之后我还真的没有跟这家伙在重庆玩儿过。

五一 M君 簋街 还有MH

大概就是在那会儿我认识了M君,而且很巧的是他和阿江在一所大学。五一来北京前就早早约好要来去面基了,约定地方则是在东四。那时候柠檬茶非常流行!面基第一件事就是人手来了一盒吸(笑)。一路和M君聊聊走走,在北新桥的卤煮老店停下来尝尝。我也是那时候开始对卤煮这东西完全抵抗不住了!并和炒肝加入每次去北京都一定会去吃的列表里。从北新桥往西一条胡同就是南锣鼓巷的支路,我们俩从南锣出去,沿着二环走到鼓楼大街,再回到鼓楼,在芝士青年尝到了好吃的芝士蛋糕,顺便在那儿好好地联机了一下(虽然玩PM对战惨败啦)还和M君一起玩了他的别的3DS游戏。

田汉故居
在东四的田汉故居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则是和帝都群的王叔,猎君,小武,小安和液氮约MH和电影《奇幻森林》。因为就约在崇文门的国瑞所以我挺晚才过去。奇幻森林真是继疯狂动物城之后今年迪士尼的佳作。但是我真的很心疼阿克拉啊,就那早被扔下去了还没个后续!电影过后一行人在对面新世界的电玩厅——嗯我承认我基本就没在这些地方玩过多少次——玩起了电动。另外,这游戏厅的赛车为毛还是北京的赛道啊!而且我们几个玩,王叔这个老司机居然还是垫底(笑)。

一到晚上 簋街就会堵得水泄不通
一到晚上 簋街就会堵得水泄不通

那天我们几个跑去簋街撸串儿——那时候我才知道:哦,原来簋街就是北新桥和东直门之间那一段啊…

第二回豆汁儿挑战

第二回豆汁儿挑战 16年 簋街
第二回豆汁儿挑战 16年 簋街

北新桥那儿有家姚记炒肝,那时候我作死问了句豆汁儿你们觉得怎样,结果就被拉进姚记里:觉得怎样?赶紧买一碗尝尝啊!于是我买了碗豆汁儿还有一份麻豆腐拿去撸串儿了。五一假期簋街人也非常多,我们几个只能在外边吃着,顺便达成成就:在北京吃到烤脑花(虽然豆豉味太重)。以及——那碗豆汁儿肯定是逃不掉的!豆汁那气味真的很大,以至于在打包盒外边都能闻到那股酸臭味,一路上拿着这碗东西的我压力很大,因为那时候我还根本喝不惯豆汁…当我打开那碗豆汁儿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货肯定不是什么能好好喝下去的,老司机王叔在一旁指导:焦圈要泡在豆汁里,要和咸菜一起喝比较好…然而并没什么卵用,一口下去,那酸爽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以至于到最后我们几个人串都撸完了那豆汁儿还有一大半,在一边的王叔看不下去了“我跟你说豆汁儿要一口闷!”说罢便一饮而尽。全体热烈鼓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儿不要嘴贱。

六月 樱妈的婚礼

樱妈婚礼在六月十八号,正好是考四六级的时候,全系包括我就两个人过了六级不用考试,我这回在别人看英语,考试的时候又跑去北京浪是拉足了仇恨(笑)。

樱妈婚礼我出的红包 图by猎君
樱妈婚礼我出的红包 图by猎君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不是亲戚的婚礼,所以这事儿本来是瞒着我妈的,但还是被老妈给发现了,所以不得不把我去参加樱妈婚礼的事儿告诉了她,还好没有说我什么。但是!我和小安、猎君在复兴门等王叔的时候我妈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在北京…真的是被吓到了!

樱妈婚礼还来了很多从各个地方来的PM圈的聚聚们,真的是非常非常羡慕!虽然很想去勾搭但是自己还是太羞涩了所以一直呆在帝都群这一大桌的。现在想来还有点惋惜呢……另外好像我们都有点沉迷于联机,隔壁桌还在联机垃圾游戏(马车)当然我们桌依旧是沿袭了帝都群的为王叔制作特供饮料的传统(笑)。

樱妈超级美!而我们几个正好就在她到会场的时候下车的地方,离得最近,运气很不错呢。

而婚礼结束的那个下午,我和液氮、咖啡、涟酱一起玩了一下午的垃圾游戏,液氮竟然专门带了4只皮克西组团摇手指!然后我们4个还真的玩了一下午!这个垃圾游戏真是让人无法自拔啊!——虽然这一下午我实在是太非了…很多次都是我自己最先挂掉…一旁玩着桌游的其他人看着我们四个欢乐得很。

所以啊,PM对战,我只服摇手指。

九月 吃吃吃 约约约

一个暑假在重庆除了泡温泉就是打守望先锋,憋在家里有点难受所以我还是想着…提前十几天,去北京玩一次吧。

现在我已经离不开炒肝了,这是天兴居的炒肝
现在我已经离不开炒肝了,这是天兴居的炒肝

因为在朝阳门很方便所以我现在每次去北京都会常一次北新桥的卤煮,吃一次炒肝,以及去一次景山——我感觉我每次去景山拍的故宫全景照可以找个时把它们候拼一起?

到北京第一天,樱妈说下午约去工体唱K,上午和小安去潘家园配眼镜。到潘家园真是被吓着了——从劲松到潘家园两个地铁站之前,马路两边居然都是卖眼镜的批发大厦…我姐说在潘家园买眼镜一定要往一半一下砍,但是小安配那眼镜也就不到300加上我和他都不会砍价于是就这样了吧。

下午唱K的时第一次见到了布丁。樱妈,猎君,一夏和布丁的嗓音简直不能更赞!而我们几个男生…彻底咸鱼了呢…

另外,恭喜小安在玄学下抽到了妮可SSR!而且还在朝阳门的Animate抽到了妮可挂件!(事实上那天在Animate只有我一个人没抽到自己厨的角色…惨啊)另外我以前一直以为Animate会比较大的,结果朝阳门这一家比我想的小的多得多,而且还只是在外文书店的二楼…

我就知道我还会在北京被淋一次

好像是和去年(15年)在国博被淋的同一天,我、王叔和猎君约去南锣鼓巷的一家猫咖去撸猫…啊不对,是去帮王叔倒腾他的3DS,猎君则是在给投稿的漫画作画——但是还拿逗猫棒逗我是干嘛啊!我是犬派啊!中间店员还告诉王叔,只要拍照发朋友圈宣传下这猫咖还能得一份果盘,结果他词穷还把网速很好都写上去了,“王叔傻逼”我和猎君这样形容。

陶然亭
陶然亭

虽然是帮着倒腾3DS,不过实际上那天下午我们几个又是看LL又是看鬼畜视频,只是顺便做一下3DS的破解而已(笑)。

从猫咖出来已经快六点了,这时候天色是很不自然的暗——要下雨了。一开始还下的很小我们几个都没在意,结果我们几个快走到交道口的时候那雨就大得不可收拾了!更重要的是我们三人都没有伞,最初我们还打算一路飞奔到北新桥的,结果这势头越来越不妙,硬着头皮过了交道口的十字路口在一家店边上等雨变小——然而这一等就是快一个小时,而且雨还没有变小的意思,我们三个看着那十字路口的积水越来越多,被雨淋湿得瑟瑟发抖而又很无奈地等着。直到雨小了那么一点点的时候赶紧跑到附近一家京客隆准备买伞,无奈京客隆的伞、雨衣居然给卖得一把不剩!还好京客隆旁就是一家麦当劳能坐着避雨,不然那天我们仨就真的不能更惨了。

北新桥卤煮,虽然被淋惨了但是卤煮很好吃啊!
北新桥卤煮,虽然被淋惨了但是卤煮很好吃啊!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麦当劳又等了一个小时之后雨总算是给停了,我们几个终于能走去北新桥吃卤煮——这么冷能吃到热热的卤煮真是幸福啊!

动物园 两万~九千~~九百八十日元~~~

过了一天,依旧是我、王叔还有猎君,这次我们仨约着去东直门的动物园和在西四的地质博物馆。

动物园的狐猴们
动物园的狐猴们

猎君还带来了挂面可以喂动物们——我第一次才知道原来挂面还可以这样用!(毕竟在重庆的动物园一般都是喂的糯米或者玉米卷)于是!我们几个就在动物园里喂鹿去了:来!一起双手举高!大喊Luuuuuuuuuuuu!吃面面!动物园的马鹿真好玩,看到挂面全都凑过来了,而且还抢,有一只特别魔性地伸着它长长的舌头来够挂面,于是我们几个还拿着面去逗那只舌头伸特别长那只鹿,真是有趣儿极啦!

那天正好微博到处都在传索尼PS4新价格的广告曲——那个大喊着两万九千九百八十元~的魔性曲正流行的时候。而大毒瘤王叔一来就给我们看这个破玩意儿!于是这一天的动物园之行也不正经了,而且这毒瘤还时不时突然唱起“两万 九千 九百八十元”来!

——另外,用普通话说火烈鸟真难

大概是一两点的时候我们仨才从动物园出来,准备去西四吃砂锅居然后参观地质博物馆。这时候我和王叔两个咸鱼这时候已经走不动脚都疼了,然而猎麻麻却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累。

砂锅居有名的当然是砂锅白肉了,我们三人要了一大锅白肉,一份干炸小丸子和一份芥末墩儿。我是头一回吃芥末墩这种凉菜,而且还不知道这东西居然是白菜做的!更重要的是我还没准备好一口下去,一大口芥末真是呛得眼泪都快留下来了。干炸小丸子呢,配上椒盐小料倒是挺和我胃口。最后说说重头戏砂锅白肉。我应该是第一回吃到这种北方菜,事实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小料身份登场的,还是液体的豆腐乳(没错,因为重庆的豆腐乳是固体,用菜包住,而且也裹了一层辣椒),以及真的只是酸的酸菜也是第一次吃到,和四川的酸菜完全是两码事!当然还有主角白肉了,砂锅炖的肉非常入味,不管蘸不蘸腐乳小料都很棒,虽然是五花肉做的但完全不会觉得腻,而汤对我而言有点太酸了,一开始还不怎么能适应,当然那个真的只有酸味儿的酸菜我目前还不太能接受,因为对我而言它真的有点酸而且除了酸没有别的味道了(我个人更倾向于四川酸菜还带有辣味的那一种口味),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三个食量小却点一堆东西的怎么也没吃完这一大砂锅白肉——不过至少肉还是吃完了的!

——可惜出去约饭的我基本没拍吃的照,不然又是一波半夜报复社会的素材啊!

地质博物馆里的文石
地质博物馆里的文石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三人去地质博物馆看石头去了。

碰巧地质博物馆建馆一百周年,学生免票成人半价,运气不错!虽然心机的王叔趁机把我那有着黑历史的照片的学生证拿去看了(ry.

现在,我们都是大雾算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地质博物馆的石头门真的真的太漂亮了!萤石和文石们都是超级好看的,尤其是博物馆大门摆着的巨大的文石,真的很像冰布进化的石头啊。

——话说一楼还有搭积木并模拟地震的小游戏来着,我们仨还真的在那儿玩儿了起来,都怪王叔这个毒瘤。

从地址博物馆出来之后我们仨准备动身去西单,然而这时候我和王叔两个咸鱼已经走不动了,不过还是一起去了西单的图书大厦,而且还径直地走向了高中教辅区去看高中的语文五三,果然字音字形的题对于我这个重庆来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而且还看的是北京的题。虽然对于王叔和猎君这俩北方人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这可是重庆高考语文最难的地方,没有之一!在意识到我们好像有点跑偏之后终于还是正经地看正经的书去了,比如儿童图书,比如笑猫日记,这一套丛书我小学特别爱看,可惜初中之后再也没有看过,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系列都已经出很多本了。

然后我们一块儿去了西单的丸龟干了一碗乌冬,咖喱乌冬最棒了!

潘家园二周目

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去动物园的前一天半夜,我姐家那只泰迪估计是看我的眼镜不爽,把放在茶几上的眼镜给咬坏了,镜框被咬变形以至于一块镜片都被弹了出来,虽然后来被找到了但是这家伙的齿印却被深深地刻在了上面。好在心灵手巧又能随机应变的我把眼镜掰回原样,又把镜片安了上去,总算还是凑合能用,没有耽误去约动物园。

所以在去动物园后的一天,我又不得不去了次潘家园。当然这回是跟着我姐的了。我姐把“在潘家园就应该一半以下砍价”用到了精髓,然后我的新眼镜,和我在重庆配的1000元的一样,但是价格却不及在重庆的一半。

——潘家园真是好啊,会砍价真是好啊。

景山
景山 于16年10月

十月 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首先这个开启新世界大门只是因为我能喝豆汁儿了而已!

今年(2016)十月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打算去北京的,毕竟九月份刚刚才去过一次。但是,想着自己在石家庄呆整整七天确实没有事儿可以做,正好十一当天我姐问我来不来北京,于是就临时决定:还是去一趟吧。

就这样,又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还好短途车票多,我很顺利的买到了十月一号的动车票,被旁边的熊孩子折磨了一个半小时候总算是到了北京西。

人人都说十一的北京肯定人满为患,不过,要只是去“对”的地方,倒不会那么夸张(毕竟我第一次去北京也是在国庆嘛)。

豆汁儿不可能这么好喝!

考虑到国庆节各大景点人都会不少,这次在北京我以逛博物馆为主。

首先想到的当然是首都博物馆啦!中午又走到北新桥吃了一碗卤煮之后就坐着公交慢吞吞地过去了,途经南锣鼓巷的时候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实在是太恐怖了!那几天的南锣鼓巷基本就是严丝合缝地塞满了游人。

不过还好首都博物馆就不那么挤了。比起那个大得走一个展馆就要累死的展品涵盖了全国各地精品的国博,首博更加有京味儿,老北京民俗的展厅,着实很有意思,还有京剧的常设展。唯独可惜的是走进养心殿的临时展没能预约到,所以没能去成。

豆汁儿,又一个现在我离不开的东西
豆汁儿,又一个现在我离不开的东西

晚上则是和王叔去约饭。那时候我正感冒,又跟王叔说想继续来老北京专场,大毒瘤王叔当然又开始来安利我喝豆汁儿了,不过这回我说,来就来。然后就跑去天坛北门的老磁器口豆汁儿店干两碗豆汁儿去了。

其实那次一开始我还有点害怕,知道就着咸菜喝下去的时候,真的惊艳到了——这是我以前根本就咽不下去的豆汁儿吗?!酸豆汁配上咸菜的味道非常好喝,再泡上一个焦圈儿,简直巴适!恨不得再来一碗!

——从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真的喝豆汁儿上瘾了,真的上瘾了。以前叫又酸又臭,现在叫酸咸可口,配上肉火烧,真的非常过瘾。

事实上这一次国庆在北京,我还去了两次天坛的这一家磁器口豆汁儿店,也在别的地方吃早饭的时候去喝了喝豆汁,其中还有一天我在王府井AMP吃完晚饭之后特地坐着110跑去那家豆汁儿店喝一碗,还有两天早上也不嫌远地在从朝阳门早起过去吃早饭。不过由于这家店在天坛附近,所以那几天人都非常非常多,而且时不时还有旅行团整团进来,人多又混杂,当然,这都档不过喝豆汁儿的瘾。

第二天我和小安又去光熙门约着玩。

这天一早我又想吃炒肝和豆汁了,于是就在附近的东四十条的一家天兴居吃早饭。但是奇葩的是他们有豆汁但是居然没有焦圈儿卖!!我还差点儿没找到咸菜!不过还好天兴居的炒肝还是不错的,我个人觉得比姚记好吃那么一点儿,不过好像肥肠的量不如姚记(的北新桥店)。

到了下午就慢吞吞的去光熙门咯,国庆节北苑路施工13号线东段停运,倒霉我就只能坐公交之后走一大段路才能过去。在爱琴海当然还是和小安去联机玩OW了,一下午打的很爽,我也很久没去碰OW了。晚上则是跑去吃上次吃的大蜜汉堡隔壁的俺流拉面。

火锅和火锅,南边儿!

鸟巢
鸟巢 于16年10月

又是一天,上午我在森林公园浪了之后,碰上了下午下班(而且看上去还有点闲的)王叔。王叔提议去吃火锅,然后让我去问问樱妈哪儿吃比较好,并很快得到了答案——安定门的一家重庆火锅店。在这之前我们俩去西单还约到了液氮。

在西单君太和汉光之间的人行天桥的时候,王叔靠边儿玩儿着LL,这时候有个人问我天安门怎么走,我完全不假思索地说:往南边儿!(因为我们在西单的街上嘛,得先往南一点点才是长安街然后再往东走,我是这样想的但是说还是只说了往南)结果一边打LL的王叔和看王叔打LL的液氮突然笑死,我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而且结果就这样我这句话还成梗了。

准备去安定门的时候王叔还叫上了猎君,然而这货放下电话才想起来猎君并不能吃辣!于是这毒瘤就开始甩锅给我了!(摊手)“你个重庆的跑北京吃重庆火锅干嘛?!”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南方人(好吧这里需要特制是西南)和北方人眼里默认的火锅完全不一样,原来一开始王叔跟我说的火锅其实指的是(铜锅)涮羊肉而不是我默认的川锅(笑),当然最后我们还是去吃的涮羊肉——我可两年没吃了,甚是想念(也想念宽粉)。而我们四个也才吃了两百多,果然我们食量都不行啊(看来不是吃自助的料呢~)

从涮肉店出来后在猎君的带领下我们去吃三元梅园的奶酪,说起来,那天这家三元梅园的店外面还守着一只狗特别像放大版的小香菇(LLSS)!三元梅园的奶酪是醪糟冲的,吃起来有醪糟的味道很香甜。唯独可惜的是那一天有点晚已经没有杏仁豆腐了。


写在最后

东四四条 对着小区的胡同,我每次去北新桥都从这里过
东四四条 对着小区的胡同,我每次去北新桥都从这里过

从2014年国庆到2016年的国庆,在北京这三年可以说每次都是非常充实的,从一开始只有一个人到处走走逛逛到现在经常约着出去玩,不过唯一不变的就是旅行的快乐。

北京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呢?我想在最后我要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北京是一个多彩的城市,这里既有那些平平常常的胡同,也有繁华的CBD,也许是因为身处他乡,我第一觉得一个城市有好多好多想去探索的地方——哪怕只是个小小的胡同。

因为北京的身份的优势,所以这也是一个聚集了很多很棒东西的地方,最直接的或许就是那么多散落在北京各个地方的博物馆了——这比重庆好多了呢。

美丽的白塔~
美丽的白塔~

或许还有一点就是老城了。重庆主城里的老城老街已经所剩无几,磁器口也不过如同南锣鼓巷的一个商业区,更别说那个完完全全就是新盖的、专门坑外地人的洪崖洞了。但是北京,却总能找到很多。

当然更重要的就是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没有在北京的朋友一块儿玩,或许后面这一年半的北京之行会黯淡不少。

而我的旅行还在继续着,这些流水账应该还会继续。

“在北京这三年”的3个回复

  1. 冰娘啊冰娘,可惜我15年大部分时间不在北京,不然还能多玩耍几次。常来北京,你来几次我们接待你几次(还有女装)。整篇都在说我毒瘤毒瘤,我哪里毒瘤了!

      1. 你自己要老北京专场的…最体现老北京(最整人的)当属豆汁儿啊。。。29980这么有意思的歌 难道不应该分享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