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明信片

现在我已经高二了,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初三、高一的时候是怎样托付英语老师或者英语实习老师们帮我邮寄信的;我还清晰地记得,我英语老师笑着说我还在这email横行的年代,却还在用“snail mail”;我甚至还记得,我仍然是找英语实习老师,寄出了可能是这辈子我感觉最蛋疼的明信片——从12班寄到3班(注意是真的在邮局那边过了趟的)——50米,一个星期——如果不是我还有寄出很多到其它地方的明信片的话,那老师估计会无语一阵子吧…

上面的都是我自个儿往别处寄信的小感受,现在该轮到收了,而且是我目前为止收取最漫长的一次……顺便加一句,因为明信片迟到了很久,所以这篇文章也迟到了很久!

事情要追溯到去年8月,那时候咱还没开学,玻璃酱在广州塔说要寄明信片,我无奈住在农村,信件一般都不能到家,所以索性说了我学校的地址,因为我好歹在学校成功收到过信件的,保安会按照地址交给班主任,然后班主任会给自己。

不过,这回,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

开学后我也迟迟没有拿到明信片,再后来我干脆把这事情忘掉了,直到快期末考试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去借老师的电脑在班上弄活动(我们班除了大考试每晚都会搞小活动),正要拿走电脑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张已经饱受折磨的明信片,上面是广州塔。

顿时我就想到了8月份玻璃寄来的明信片!

老师这时候来了,恍然大悟的说这就是我的,拿走吧…我拿去,看了下到重庆的邮戳:8月19日…

原来这明信片在我们班主任珍姐的办公桌上深受了成堆的待批改作业、笔记本电脑,甚至是乒乓球(我们老师在办公室,用两张大办公桌拼成了乒乓台),终于在4个多月后,拿在了我的手上。当时我真的是内牛满面呐!

 

然后,今天是大年初一….

祝各位看官新年快乐!

“迟到的明信片”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